山东人才网
公告:2019四川遂宁市中心医院引进高层次人才98人公告    平原:嫁接江浙“人才堆积”模式 培育“双招双引”新    福建举办高层次人才国情省情研修班    

叫响山东品牌!从田园到餐桌,打造放心菜篮子

  世界蔬菜看中国,中国蔬菜看山东。在山东蔬菜产业版图上,寿光与兰陵无疑是我省极具影响力的两大南北重镇。

  重在位置。翻开地图,地处山东南部的兰陵县与上海之间形成了一条高密度大流量的繁忙交通线,京沪高速、临枣高速、临枣铁路、206国道等多条干线穿境而过,给蔬菜运输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北部的寿光市则向北京等周边地区辐射出强大的集散效应。

  优在产业。兰陵、寿光均为我省重要的蔬菜聚集地,在全国蔬菜供应链条上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因为蔬菜,两地分别与上海、北京两大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北京蔬菜市场上,大约有1/3的蔬菜来自寿光;而上海,对兰陵蔬菜的依赖度则高达50%以上,形成了“北寿光、南兰陵”的蔬菜布局。

  2017年8月15日,省委书记刘家义到寿光调研时指出:“寿光不仅要打造全国蔬菜基地,还要探索建立蔬菜生产的寿光标准,进而形成全国标准、世界标准。”

  山东蔬菜,车轮滚滚下江南

  刚刚过去的蒜薹上市季,苍山蒜薹收购价最高到了一斤3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国蒜薹价格暴跌,很多产区地头收购价仅为0.3元一斤。

  苍山蒜薹何以一枝独秀,卖出了10倍的好价钱?

  “这得益于苍山蒜薹的好品质,以及长期以来我们打造的品牌和口碑优势。”兰陵县(原苍山县)农业局副局长付成高一语道破缘由。兰陵县蔬菜种植历史悠久,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向外发展,经过30多年的打拼,兰陵全县优质农产品生产基地已达89万亩,“三品一标”认证总数达到301个,“中国蔬菜之乡”“中国牛蒡之乡”“中国大蒜之乡”“山东南菜园”等荣誉先后花落兰陵,“苍山蔬菜”也开始叫响全国。

  2014年1月,为打造“华夏古县、文化兰陵”品牌,苍山县更名为兰陵县,未改的是“苍山蔬菜”品牌。付成高介绍,“苍山蔬菜”主要往南打,销往上海、杭州、广州等南方市场,仅上海市就有15万多兰陵人从事蔬菜的种植、运输、加工、配送及销售,苍山蔬菜已占到上海市场份额的60%。

  关于兰陵的“菜园子”如何影响上海市民的“菜篮子”,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那是2015年的冬天,兰陵一场大雪降雪量达50年来最大,遍布全县的蔬菜大棚大量压塌,运输也成了难题。“从上海蔬菜市场传来消息,上海菜价暴涨,黄瓜一夜间从2元涨到5元一斤。兰陵及时伸出援助之手,紧急调运数百万斤蔬菜运送过去,才解了他们燃眉之急。”参与此事的兰陵家瑞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立存至今津津乐道。

  而在距离兰陵县300公里之外的寿光,菜商纪振南每天都有30吨白菜花从上海种菜基地运来,从寿光农产品物流园配菜后发往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各地。2017年,从寿光发往北京的蔬菜约1.2亿公斤。目前,每天寿光有17家菜商往北京发菜。

  相较于兰陵,“寿光蔬菜”的名头更早为人们所熟知。“你只要有菜,到我们这个市场随便卖,真正的买全国、卖全国。”在物流园蔬菜部经理张南看来,寿光是中国蔬菜的集散配送中心、价格形成中心和信息交易中心,每天发布的寿光蔬菜价格指数成为中国蔬菜价格的“晴雨表”。

  从田园到餐桌,打造放心菜篮子

  “寿光菜”“苍山菜”名气大了,对质量和品质的要求也更高了。

  6月20日下午2点,记者走进张立存的家瑞蔬菜产业园,一棚棚绿油油的黄瓜、茄子显得生机盎然。棚外的路边,挂着一溜儿共60台室外杀虫灯,棚内是硫磺熏蒸器。“一盏杀虫灯可以杀死50亩地的害虫,全物理灭虫,不用打农药。”张立存告诉记者。

  兰陵县有一套严密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机制,从县到村、企业、市场,都配有检测中心或速测站,一系列的检测对蔬菜质量实现无缝隙监管。打入上海市场,“三证”必不可少,合作社每一箱蔬菜都有产地证、检测证以及追溯证,其中追溯证上的二维码,扫一扫便可以知道蔬菜的详细信息,几号棚,谁种的一清二楚。

  在寿光斟都果菜专业合作社市场,记者也看到了类似的追溯二维码。作为我国蔬菜的重要集散地之一,天南海北的蔬菜经由寿光销往全国,容易出现假冒寿光菜的现象。“贴二维码是为了把本地的菜跟外地菜区分开来,保住寿光蔬菜的牌子。”寿光市农业局党委委员信俊仁说。

  两地的蔬菜生产都在走向规模化、集约化和标准化,一家一户自种自卖的落后经营模式已不多见。目前,寿光农业专业合作组织达到1000多个,各类农业龙头企业发展到410家,80%以上农户进入产业化经营体系;兰陵县合作社注册总数达到1904家。合作社实行化肥、农药等农资统一供应、统一生产管理、统一品牌销售,大大提高了农产品安全和生产效率。

  在抓农产品质量安全源头治理的同时,两地还加强了流通环节的质量安全监管。每天从凌晨2点多开始,寿光农产品物流园检测中心对进入市场的每车菜进行抽检,每天都要抽取300多批次的蔬菜,每年抽检10万批次。“现在市场的蔬菜抽检合格率稳定在98%以上,一旦发现药残超标严重的蔬菜都是就地销毁。”检测中心经理隋玉美表示。

  兰陵县将确保质量安全作为“兰陵蔬菜产业转型升级的生命线”,在当地投资700多万元建设了全省第一家农副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可进行药残、肥残、重金属等100多项指标的检测。与上海、江苏、广东、浙江等南方蔬菜主销区建立了无公害蔬菜产销联盟,让销区市场人员来苍山进行源头监控,抢先拿到了“苍山蔬菜”在市场销售中的通行证。

  用科技和标准构筑品牌强磁场

  如今,南北两菜园正在全国范围内释放出强大的“样板效应”,不但为全国蔬菜生产经营提供了参照模式,而且积极对外输出人才、技术与种子资源,不断影响着全国蔬菜生产经营和特大城市蔬菜保障模式。

  浙江大学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对兰陵县农产品区域品牌价值进行了评估,结果显示:苍山大蒜价值评估43.09亿元,苍山辣椒9.69亿元,苍山牛蒡8.11亿元,三大产品品牌总价值达60.89亿元。

  除了规模效应和品质之外,付成高介绍,在品牌建设方面,2015年兰陵菜博会,首次发布“苍山蔬菜”的品牌标识,对符合产品质量要求的兰陵地产蔬菜进行统一冠名和标识。

  然而,对于整个山东农业品牌建设的漫漫征途而言,这还远远不够。随着物联网、大数据、电子商务等互联网技术越来越多地应用在农业生产领域,技术要素的投入成为农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在传统农业中,浇水、施肥、打药,全凭经验、靠感觉时,在潍坊多个合作社种植基地内,记者亲身感受到使用物联网技术后的另一番景象。

  寿光市现代农业高新技术集成示范区,潍坊伊斯漫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农田、温室等目标区域布设了大量传感节点,实时收集温度、湿度、光照、气体浓度以及土壤水分、电导率等信息,并汇总到中控系统。

  “依托智慧农业系统,我们形成了樱桃、柠檬、青笋、食用玫瑰四种作物生长模型,确保种出的产品统一品质。也能让不懂农业的人,一样做好农业。”伊斯漫副总经理张连昌说。

  在加大科技投入的同时,向产前和产后延伸,逐步完善蔬菜产业链的两端,也成为山东农业产业发展的方向。

  农业种为先。寿光投资5亿元组建了蔬菜种业集团,建设了2000亩育种实验基地,配套科研中心和专家公寓,在海南、慈溪、北川、内蒙古等地分别设立了育种繁育基地……经过艰苦努力,国产种子市场占比达到2/3。

  笃定转型的同时,寿光也在努力成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和引领者,有意在淡化“中国最大的菜篮子”这一概念,而是用寿光创造的“标准”为全国的蔬菜生产提供服务,通过这个标准和服务来带动全国蔬菜产业的发展,为全国老百姓提供优质菜品。一个最新的消息是,今年4月23日,农业农村部函复省政府,同意联合在寿光设立全国蔬菜质量标准中心。

  “其实,不少蔬菜园区、公司都有标准,但比较分散、单一,不成规模。寿光正在把蔬菜的各个标准纳入一个综合体系,覆盖与蔬菜产业相关的生产、加工、社会化服务和销售等各个环节。”寿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任绍军说。